阅读历史 |

第99章 换了地点!不去宅院!(1 / 2)

加入书签

刘五顿时哑然,那些事情并不是陆瑾言夸大其词,而是他们确实是做了。

此时,一道小小的身影正藏在不远处的一棵梅树后面,静静地看着陆瑾言那边。

沈翎浩没有想到他追着陆瑾言而来,居然会看到这样的一出好戏。

看着刘五和廖氏的眼神充斥着鄙夷。

这俩人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果真是个黑心烂肺的。

那这样的话,陆瑾言是不是也像是这俩人一样,心也是黑的?

毕竟他是他们的亲生孩子。

廖氏的眼中噙着泪花,看着陆瑾言:“之前的事情是爹娘糊涂了,爹娘不该那么对你。自从你离开了太子府之后,我和你爹就已经后悔了,我们也曾经去找过你,但是看你在陆府过得不错,我们也没有打扰。”

“你娘说得对,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我们之前不是想你死,而是因为你做错事情了罚你。”刘五速度地跟上了廖氏的话茬,“若不是我们把你教养得这么好,你也不可能被太子妃看上,对不对?”

“既然你们都是为我好,那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到我眼前。”陆瑾言见惯了刘五和廖氏张口胡来的嘴脸,说完,操控着轮椅就想离开。

但是却被刘五抬手给拦住了。

刘五的手牢牢地按住了陆瑾言轮椅的扶手,他弯着腰,脸贴近了陆瑾言:“你不会以为你改了名字叫陆瑾言,就能不认自己的爹娘了吧。”

“不认又怎样?”陆瑾言直视着刘五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

“那我就去找太子,让太子为我主持公道。”刘五咧嘴一笑,语气渐冷,“一个连自己亲爹娘都不认的狼崽子,岂会对别人怀有感恩之心?到时候你觉得太子会让你这样的人去做太子妃的义子吗?”

唰-

刘五的话音落下,只听陆瑾言的衣袖里传来了利刃出鞘的清脆声音。

紧跟着,空气中寒芒一闪,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架在了刘五的脖子上。

刘五的身体一僵,廖氏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崽儿,你这是在干什么?快把刀放下!”

“你们想怎么对付我都可以,但是若是惹得太子妃不开心,我会杀了你们。懂了吗?”陆瑾言一手抓着刘五的衣领,另一只握着匕首的手往前轻轻一送。

锋利的匕首立刻割破了刘五的脖子,让他疼得发出惨叫。

惊恐地看着面带笑容的陆瑾言,他那双异瞳浅浅地眯起,透着冰冷的嗜血,刘五觉得自己仿佛是被恶鬼盯上。

陆瑾言猛地推了刘五一把。

刘五脚下一软摔在了地上,廖氏赶忙去扶他。

懒得再理会他们,陆瑾言操控着轮椅离开。

刘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摸到了一手的血:“他,他是真的想杀我。这个疯子想要弑父啊!”

廖氏也被刚刚陆瑾言表现出来的疯癫嗜血给吓到了,说道:“那,那我们回去再想想办法,暂时先别招惹他了。”

刘五胡乱地点了点头,在廖氏的搀扶下,两人火速离开了这里。

沈翎浩从暗处走了出来,看了看陆瑾言逐渐远去的背影,抬手摸了摸下巴。

原来,这才是陆瑾言的真正面目。

连自己的爹都敢杀,简直是可怕。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母妃的义子。

他必须得想办法,将陆瑾言从太子府赶出去。

……

接下来的两三日,陆宁晚又光明正大地躲了几天的懒。

因为她上次发疯给沈唯玉也留下了阴影,沈唯玉这两天也没有来找过她。

转眼间就到了再次赴约的日子,陆宁晚正趴在软塌上琢磨着今晚该如何躲避黑寂以及太子府里其他盯着她的眼线偷溜出去,颜儿从外头走了过来:“小姐,有人送来了一封信给您。”

陆宁晚从软塌上坐起身,接过了颜儿递来的信。

从信封里抽出了一张纸,陆宁晚看到上面的一句话时,脸色倏然一变。

只见纸上只写着一句话,让她不必今晚赴约,而是现在就去摄政王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