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97章 钟表师(2 / 2)

加入书签

嘭的一声,本该紧闭的礼堂大门被从外推开。

因整个礼堂在设计之初便是对标的仿古的书香风格,以至于大门至今用的仍是木制。

这一下暴力推门直接令其狠狠撞在两侧墙上,爆发足以掩盖室内喊声的音量,木制的大门更是瞬间崩裂。

但当众人愕然循声望去时,却见崩裂的木门碎块随之滞留在空,紧接着像是被磁铁吸了回去,大门转眼间又在众人眼前重归完好。

“哎哟真是抱歉,稍微粗暴了点,如果让各位受惊了实在抱歉,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吸引各位的注意真的非常抱歉。”

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者略微佝偻着腰笑呵呵地站在大门处,尽管嘴上连道了三次抱歉,但口吻及脸上的笑容不见得有半点歉意。

其身着的教师制服彰显着老者的身份,一众学生只以为是哪位校领导跑过来主持大局了。

仅有少部分认真研究过游大各院系的学生且正好位于大门那侧才得以认出老者的身份,毕竟老年面孔本就稀少。

被刺耳噪音打扰的许实也同身边众人一并向那边投去视线,只不过被人头挡了视野,无奈回头招呼起旁人。

看见对方朝自己招手的敖璎屁颠屁颠凑了上去,什么都还没来得及问呢,便听对方语出惊人。

“过来一下,我看不到那边,肩膀借我踩一下呗。”

“......”

回应许实的是敖璎那张瞬间攀满黑线后逐渐化作委屈巴巴的脸。

起码她在第一轮游戏里便没少见对方不少次直接用脚踩断过那些怪物的脖子,更别说那些怪物的脖子差不多都得有树干那么粗。

重点也在于对方看似根本没用力去踩,只是像正常走路踩地那样就踩了下去,以至于她现在都印象深刻,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的画面。

从对方那委屈的眼神里嗅出一丝害怕,见状的许实无奈讪笑了下。

只是踩个肩膀而已,又不会死,这怕死的眼神又是何意啊?

无可奈何之下的许实只得自己悄摸摸在人群中散出了【感知视野】。

按理来讲,在这种稠人广众的地方使用有可能触犯他人隐私的心神技本该是禁止的。

更别说【感知视野】这种感知范围本就是以本人为中心散出去的一整个圆,使用时便会无差别覆盖整片区域。

这种情况一旦被发现基本不可能善了,好在许实本就是个守序的市民,对于这种禁忌事项早已牢记于心。

以他如今对于【感知视野】的熟练度,只需令其更缓慢的向外扩散,面对扎堆的人群便如同水流般从缝隙流过,最后犹如清风拂面般吹过老者的正面,沾染的心神一瞬即散。

感知至此的许实在脑海中翻阅起来,老人很少,哪怕是放眼游大也是如此。

没过一会儿,许实基本便从先前翻看的游大各院系里确定了目标。

【汤瑞森-45岁-帝级-钟表师-时间管理学院院长。】

明明才45岁却顶着一副年迈老者的姿态,如果许实没有记错的话,【钟表师】抵达一定熟练度后是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调整本人的【钟表时间】的。

这点从对方的介绍表上异于他人,多登记了四张形象图也得以看出,对方平日里会以【少年】、【青年】、【壮年】、【中年】、【老年】的其中一种形象示人。

通常这类能够改变自身形象的职业,如若能力在现实场所有使用需求的话,官方一般都会强制要求本人在各类证件上登记常用的多种形象。

对方的【钟表师】算是能够通过的其中一类,毕竟再怎么改变也还是自己的面貌形象,只是幼老的区别。

相较之下,他的【无面人】倒算是彻底禁止的一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